·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乡镇风采 | 畲乡旅游 | 民生在线 | 景宁教育 | 人文畲乡 | 畲山风论坛 | 景宁微博
专题专栏 | 问政直通车 | 部门纵横 | 企业在线 | 法制在线 | 生活资讯 | 读图时代 | 便民公告 | 畲乡交友

您当前的位置:首 页 > 人文畲乡  >  文学茶座

夜色下的花鼓

http://jnnews.zjol.com.cn/ 景宁新闻网 2019年7月1日 11:27 

  河对岸的庙里,偶尔传出几声爆竹,打破了春节的宁静。热闹过后,青烟笼罩了黄昏的古树,乡野又归于无声。

  而夜色下的一声花鼓,终于触动了整个村庄的神经。

  刚放下筷子,还未起身,隐约听到遥远的几声锣鼓。应该是村外河湾传来的。两排高大杨树傍着溪流,杨树底下是进村的唯一小路。听着微弱的曲调,母亲说是舞狮子的人来了,父亲说是唱花鼓戏的人来了,我无法判断,但知道肯定是有人来了!

  出门张望,村外一片漆黑,只有溪水在隐隐的月光下泛着波光,杨树描绘出模糊的线条,近处一盏路灯下,两只狗嬉闹着,好像突然听到锣鼓声,侧耳认真听了一顿,走开了。

  锣鼓声并不很响,竟与夜色一样柔和,在这乡间添了一份空灵。似打搅,又似问候。

  渐渐近了,小路上出现数袭长衣,青色的,黄色的,头戴顶冠,缓缓移动。若不是有锣鼓声为伴,实在可怖。我与父母站在门外的高地,等着她们进入路灯的光晕。

  可她们却出了小路,前前后后爬上路旁的小山丘,有人打开手电,锣鼓声也息了。

  很快的,山丘上的小庙里点起蜡烛,又响起了几声爆竹。父亲说那是花鼓班子去村子里几户人家修的小庙里“褒付”(方言音译)。曾经老家舞狮子、舞龙灯都要先到村子的庙里过一过,狮子还得在庙门前拜一拜才会进村。这是礼数,也是规矩。

  想必这次的花鼓是那几户修庙的人家请来的。

  我虽然对花鼓谈不上喜爱,但见他们没有大摇大摆地开车进村,而是踏着夜色步行,绕道小庙行了礼数,我既因这民间仪式感到珍贵,也对花鼓本身多了一份好感。

  锣鼓再起,她们下山了,上了小路很快出现在那盏路灯下,原来这么多人。穿着长衣的,穿着彩色上衣的,画了妆的,没画妆的,挑着担的,没挑担的,后面还跟着一群“粉丝”,想必是一路闻声加入队伍的外村人。

  人们陆续出现在路灯下,像是粉墨登场,而后又沿着小路消失在夜色里。

  一进了村,锣鼓似乎打起了精神,那曲调是乡间最熟悉的曲调,在打破宁静的同时,又唤起了无数的遐思。那年谁家迎新娘,那年村里唱大戏,那年舞狮闹元宵,也是这个调子。

  我与父母跟在队伍后面,月光下还能看到戏角挑着的那条韧性十足的扁担和两头吊着的精致的小箱子。长衣女子虽已过了青春年纪,但在微风里轻挽衣襟迈开步子,实在风韵依然。

  沿着村道往前走,这锣鼓声像是磁石一般,吸引着各户人家。人们从更加阴暗的小径里汇入人群,嬉笑着询问是哪个县哪个村来的花鼓队,又是谁家请来的。母亲就着月光认出了熟人,也加入了类似“我以前是很喜欢看戏的”,“是不是某某的妈妈唱的,好多年没见她唱了”,“今晚还算暖和,好听戏啊”的谈话。听着她们的笑声与回忆,我仿佛明白了戏对于乡间的意义,其实在戏之外。

  路旁,几乎都是新建的洋房,传统的民居渐渐消失。五六层的楼上,一个青年探出头来,俯视着跟在戏班子后面乐乐呵呵的人们,又匆匆关上了窗。

  到了请戏的人家。由于新建的洋房没有老宅特有的“丈间”,无处唱戏,更坐不下成群的观众,主人便在门前搭了台子,台子边上正好是一盏路灯,在台子与房子之间,摆满了椅凳,颇有些剧场的味道。

  我们虽然来得早,但位子已经坐满人了,观众渐渐围起了半圆,有的站在路边的花坛上,有的爬上了一侧的农用拖拉机,都想找个好位置。

  请戏人家的母亲很和蔼,常常在我家门前料理菜园,见我刚来,笑着说“没座位了哈,屋子里有茶……”

  锣鼓又响起,我实在听不清她说的了,只好微笑着点头致谢,跟着父亲站在门前台阶的空位上。

  虽然视野不错,但我基本不看戏。

  灯光下是一张张劳作了一年并在春节里得到滋润的脸,有的爬满沟壑,有的红润饱满,还有的显然酒意微醺。年纪稍轻的,都举起了手机,对着戏台录像,不时点击屏幕调解光线。有的似乎技术一般,常常询问身边稍懂的人如何使用照相功能,学会后欣喜不已,久举不放,不时瞧瞧戏台,又看看屏幕。

  小孩?小孩子们肯定围在最里一圈,蹲在地上做游戏,或偷偷溜出人群三三两两放鞭炮去了,乖巧些的,则紧紧靠在父母身边,偶尔看戏,基本看手机。

  最吸引我的,还是锣鼓班子。

  我在关中曾遇见过锣鼓班子的排练场面,以鼓为中心,铙钹等分列两旁,鼓点到位后,顿时全班大作,震耳欲聋,四下沸腾,几乎有要卷起漫天尘土,震动百里山川,叩问千年平原的劲头。各乐手全神贯注,配合着曲调昂首、垫脚、弓背、展臂,时而眼神示意,时而凝神陶醉。我想,他们已完全与曲调融为一体,全然忘我。在这关中大地听一曲这样的锣鼓,足以造成视觉、听觉甚至心灵的震撼。

  回过神来,此刻戏台边的锣鼓班子,多少带些江南味道了。仿佛山间清泉缓缓流出,激昂处是几道瀑布溅起的水花,没有黄河滔滔秦风猎猎,但更富于变化和悠扬之美。

  悠闲者嘴里夹着香烟,眼睛眯成一线,投入者也跟着旋律摆动姿态,有的一边交谈一边奏乐,可见自如。伴着夜色在这春意萌发的乡间,奏响古老而每代人都觉得亲切的曲调……

  整个戏班子里,长者居多。在座的观众里,长者居多。

  花鼓戏、舞龙灯、祠堂祭拜、春到开犁,这些和土地一样伴随着他们成长与老去的乡间仪式,在这土地渐荒楼房高起的岁月里,似乎还在极力延续着一丝微弱气脉,营造着一番悲挽气象。

  连我这个夹杂在人群里,一听锣鼓便会莫名兴奋的青年,也在听了两出戏之后,被邻人叫到屋内喝茶谈天去了。

来源:畲乡报 作者:陈晓涛 编辑:吴晔

相关文章

    畲乡报社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批准文号:浙新办[2010]23号 浙ICP备10054091号

    中文网址:景宁新闻网 地址:人民中路98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投诉电话:0578-5087699 mail:zgjnxww@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