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乡镇风采 | 畲乡旅游 | 民生在线 | 景宁教育 | 人文畲乡 | 畲山风论坛 | 景宁微博
专题专栏 | 问政直通车 | 部门纵横 | 企业在线 | 法制在线 | 生活资讯 | 读图时代 | 便民公告 | 畲乡交友

您当前的位置:首 页 > 人文畲乡  >  文学茶座

那些年,那些月夜

http://jnnews.zjol.com.cn/ 中国景宁新闻网 2018年9月18日 16:35 

  那时候,母亲的夜从院子里蛐蛐的叫声开始。它们可能躲在厨房后面的内墙上,可能在石砌的灶台里,也很可能在房子周边的墙缝里,紧一声,缓一声,伴着月色此起彼伏。院前橘子树上,缀满颗颗青绿的小橘,这小小的绿灯笼般的橘子泛着清幽的光,连同它们的叶子,如同一棵闪烁光泽的吉祥树。偶有的狗吠声让月夜里的乡村更显寂静。

  此时,天那边的月亮高高悬挂着,洒着清辉,干爽利落。可以清晰地看到吴刚不厌其烦地挥刀砍他那棵挂花树,旁边的小兔子虔诚地支着身子在等待。

  村子很小,躲在一个山坳里。月光下的村庄如处子般,静谧着。石板路在村间缭绕着。环遭的青山,被浓重的植物们覆盖着。原野梯田里的水稻,挂着晶莹的露水,欣然接纳月光的抚触,卯着劲拔节生长,愈发的水灵茁壮。村子静悄悄的,劳累了一天的人们和他们的小孩,都争先着进入美好的梦乡。

  女孩陪在母亲的身边。她是母亲夜里唯一的伴。

  女孩也在聆听蛐蛐们的合奏曲,她对窗外那个月光下的神秘世界充满着好奇,蛐蛐的声音在她听来是多么的清脆和欢快,她感受到了蛐蛐的开心。她喜欢那一阵阵经过时把橘子叶弄得沙沙沙或哗哗哗的声音,这也会使她隐隐激动。而那月色,映在窗户的那束柔软清凉的光,像雾气,像水波,浮动着。如果没有灯,月光就会任性地穿过窗棂,将窗棂的影子印在窗下的桌面上。

  此时的母亲坐在桌子旁,桌上昏黄的煤油灯光团将窗外的月光轻柔地挡回去,将房间氤氲其中。母亲眉头微蹙,蘸着红墨水在她学生的本子上打勾勾或叉叉。就在刚才,村里的发叔过来坐了一会,其间问,番薯种大了,除草时给锄了,不知可不可惜?母亲看了他一会,回答说,番薯如果种的很密,锄了应该不可惜。怎么聊起锄番薯来了?她觉得他们的对话很有趣。发叔顿了顿,起身走了。母亲的眼光从发叔关上的门那里收了回来,长长叹了口气。

  母亲应该是想起白天的事了。小村的学堂只是将几张桌子和一些椅子摆放在一幢新盖的木房中堂,四周空荡荡的,一块黑板撑在中堂正位的两根柱子间。几十个孩子按班级分竖排就坐,跟着读课文或做算术题。白天,见发叔的女儿聪那个位置空着,作为老师的母亲问起,火妹说聪跟她奶奶吃咸菜宴(浙南农村一带待客之礼)去了。下课了,母亲去叫聪来上课。去时看到聪坐在矮墙上,荡着双脚,看到老师,便嚷着,不去不去!我就是不去上学!这话似乎激怒了母亲,伸手将她抱了下来,硬把聪往学堂方向拉着走。聪奋力抵抗着,声嘶力竭,期盼她奶奶出来“救驾”。可母亲不管不顾,一边拉一边回应说,哭吧,闹吧,课还是要你上的!聪自是被拉回了学堂。女孩和同学们拿眼睛看母亲和聪,不敢言语。母亲的脸色很白,甚至连嘴唇都白了。

  读书不是很有意思么?那么多同学一起,书里的故事又那么有趣。女孩想。她始终想不明白聪为什么不喜欢读书。

  母亲将等在左边的本子逐本移至右边,叠成一堆堆。

  有时,女孩会不知不觉睡过去了,迷迷糊糊中依然听到灯芯轻微细小的爆响,听到母亲翻本子轻微的沙沙声和笔尖在本子上划过的摩擦声,只有母亲是沉默的,女孩甚至听不到她的呼吸。

  有时,女孩也会睡得不踏实。她又梦见发大水了,浑浊的水流裹挟着她,一刻不停地将她冲走。前些时候,隔壁村的石头生了病,好几天没来上学。母亲带上她去家访,途经一小河。碰上暴雨初歇,河水暴涨,平时清浅的涓涓细流瞬间雄壮起来,像发怒的狮子咆哮着翻滚着,河水满了过河的石墩。要是平时,女孩很轻易就跳过去了。可这一次跟在母亲身后的她,害怕了,脚底一滑,瞬间坠入河沟,被咆哮着的山洪冲走。那一瞬间,被洪水打转着前行的女孩惊恐万分,好在激流把她打卷进旁边的水柳地带,她终是抓住了随水乱舞的水柳,才得以脱险……以后的很多夜晚,女孩被同样的噩梦惊醒,惊叫声似乎打断了蛐蛐们的弹奏声。这个时候,焦虑的母亲会拿过那把洗得很干净的锄头,拦腰处勾起女孩,轻轻给翻个身。村里人说,这样做去邪,无助的母亲便照着做。那冰凉凉的锄头大多时候会让女孩惊醒过来,但只要看到母亲,女孩相信自己没被水冲走,然后又会沉睡过去。

  女孩也会常常在入睡前无意识地看着母亲瘦弱的身影,母亲自从生了最小的弟弟,紧接着做了节育手术后,身体状况一直不好。人明显的消瘦了。目前,小弟被寄养在外婆家,姐姐和大弟在离这里四十多里外的故乡跟随父亲。母亲带着她,在这里从事民办教师生涯。以前的母亲可喜欢唱歌了,经常哼唱“大海航行靠舵手,万物生长靠太阳……”欢快的旋律让母亲绽放着迷人的笑脸,那双大眼睛也因此神采奕奕。

  可在这样的一些夜里,母亲大多时候沉默着。三个年级的复式教学连同疾病把她的歌掩藏在了某个地方,母亲自己也不知道它们去了哪里。她习惯深夜坐在油灯下备课,批改;习惯深夜里的月光和蛐蛐的叫声中那些寂寥或忧伤;习惯和她的孩子们共同守着偌大一座山下的这个小小的村庄……

  那些年,那些月夜,显得无比的辽阔和深沉!

来源:中国景宁新闻网 作者:任惜春 编辑:夏莉

相关文章

    畲乡报社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批准文号:浙新办[2010]23号 浙ICP备10054091号

    中文网址:中国景宁新闻网 地址:人民中路98号 电话:0578-5087696 mail:zgjnxww@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