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乡镇风采 | 畲乡旅游 | 民生在线 | 景宁教育 | 人文畲乡 | 畲山风论坛 | 景宁微博
专题专栏 | 问政直通车 | 部门纵横 | 企业在线 | 法制在线 | 生活资讯 | 读图时代 | 便民公告 | 畲乡交友

您当前的位置:首 页 > 人文畲乡  >  文学茶座

拱卒(三)

http://jnnews.zjol.com.cn/ 中国景宁新闻网 2018年1月30日 10:08 

  陈老七出殡那天,胡四坐在院子长凳上想事的时候,小鸡毛正蹲在门口,一动不动的看蚂蚁。这个时候,胡四想起来,自己和陈老七仇怨的化解,还有小鸡毛的一点功劳。

  因为猪肉生意结下的怨,胡四和陈老七一直互不相让。两人除了有时候不得不说话外,其他时候一概奉行你不睬我我也不睬你的政策。即便是后来,陈老七的猪肉铺歇业,两人也仍旧互不搭理。在路上碰到的时候,胡四和陈老七都很有默契的把头看到另一边,两人就跟没遇到对方一样。

  他们之间的矛盾是出了名的,以至于连外村人都知道,陈老七和胡四是死对头,在陈老七面前不能提胡四,在胡四面前也不能提陈老七。有一回,有个不知好歹的外村人,在胡四面前说陈老七怎么怎么慷慨,有次买肉钱没带够怎么怎么给他赊账,说得天花乱坠,气得胡四当时就拉下脸来,表明以后再也不卖他肉。那外村人这才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忙不迭给胡四赔礼。

  不过,形势毕竟在不断发展。胡四的不卖肉或者不杀猪,有时候也不见得有用。现在从乡下到城里比起以前方便了不知道多少倍,乡下人有想吃肉或者杀猪的,往往也可以到镇子里去,买肉自然不必说了。杀猪也可以找镇子里的人。对方开一辆小货车,将猪往车后的笼子里一关,就“突突突”开走了,一点也不必搞烧热水、杀猪、褪猪毛这一套。

  陈老七的猪肉铺就是在这种情势下倒闭的。本来,陈老七是从镇子里买来肉,再到自己店铺卖的,现在交通一方便,好了,大伙都直接上镇子里去,也就没人上陈老七那里去了。

  对这一种变化,一开始胡四是乐于见到的。陈老七的肉卖不出去,他不一样,他是杀猪的,再怎么着,这方圆村庄,谁家要杀猪,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杀猪胡四。但后来,也不知道刮的什么风,大家养的猪就越来越少了,甚至有人家开始不养猪了。这就让他感觉到了危机,杀猪人是相对于猪存在的,村子里都没了猪,他这杀猪人,好好的手艺,也只好荒废了。

  对这一种不好的变化,胡四是有自己的意见的。他曾好几次借着与村民闲聊之机发表自己的看法:“现在的农村人真是越来越懒了,田也不种,猪也不养。”

  他这么说,他的女人不想养猪的心思却是越来越强了。有时候,她会故意旁敲侧击的说,某某家不养猪,出去帮人采茶叶,一年收入多少多少。又说,养猪怎么怎么不划算。听得胡四心里头一阵一阵抽。——那几年,真不该硬要女人养猪的。现在,猪圈早已坍塌了,想想,何必呢?

  对种田人不养猪的看法,陈老七也发表过类似胡四的看法。那天,陈老七在廊桥上说闲谈的时候,说:“不种田,不养猪,叫什么种田人嘛。我看,种田人是要绝灭了。”当时就有人说胡四也这么说过。

  陈老七就难得地说:“就是嘛!就是嘛!”

  陈老七死后,胡四后来想起来,这可能是陈老七在释放某种和解的信号。当然,这种微弱的信号,并不足以打破两人之间早已结下的怨仇。

  说起来,胡四和陈老七时隔多年,第一次面对面说话,还真亏了小鸡毛。那天黄昏,小鸡毛哇啦哇啦哭个不停,鸡毛没了法子,就跑到胡四家里,说:“四叔,四叔,真见了鬼了,小鬼头哭个不停,怕是看到脏东西了。”

  胡四就说:“莫乱说乱说,这小鬼头哭这么响,火旺着呢,怕什么脏东西。”一面说着,一面去捧了小鸡毛的屁股,托着他晃了会儿,说也怪,小鸡毛到了胡四手上,立刻就不哭了。

  “嘿嘿,嘿嘿……断种的!”鸡毛腆着脸,在那傻乐呵。

  胡四就想起自己家娃娃小时候的样子,高兴起来,口中说:“带你去看猪猪,看猪猪……呢呢……呢呢……”抬起步子来,出了家门。鸡毛嘿嘿笑着,一只裤脚高一只裤脚低,跟在胡四身后,像一条疥狗。

  这村子条条道路通河边,胡四这时节心里头高兴,也就没想到那么多,转眼就到了桥上。这几年村里人少去后,桥成了大伙聚在一起相互瞅瞅解闷的地方。胡四抱着小鸡毛一出现,马上就成了焦点。

  大家都伸出手手去,想抱抱小鸡毛。原本和大伙一起说闲谈的陈老七见到胡四到来,原本想走,但偏偏小鸡毛却看中了他,挥着一双小手,非得让陈老七抱。

  这下,胡四只好把小鸡毛交给了陈老七。把孩子交到陈老七手中。

  ——他手上已满是皱纹和斑点了。那一双抚育了无数秧苗的、拿过雪亮杀猪刀的、粗壮有力的手,此刻皮肉松弛,遍布黑褐色的皱纹。那么瘦、那么干枯。

  他用他那同样皮肉松弛、遍布黑褐色皱纹的手触了一下他的手。他们的手搭在一起,小鸡毛稳稳当当地从一双手转移到了另一双手。

  “四哥吃过没啊?”陈老七明显愣了一下,而后是这么一句话。

  “就烧了。就烧了。”胡四说。

  “断种的,断种的,真会认人咧!”鸡毛在边上骂着小鸡毛。胡四和陈老七说话了。这下,桥上的人全明白过来了。

  “啊哈,鸡毛都有儿子了。我们这些人,能不老吗?”不知道谁说了一声。随后,引起了阵阵感慨声。

  “都老喽。老四,老七,你们什么时候再杀一盘?”有人提问。

  “杀就杀。”几乎是在同时候,两人鬼使神差的说出了同一句话。

来源:中国景宁新闻网 作者:高上兴 编辑:夏莉

相关文章

    畲乡报社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批准文号:浙新办[2010]23号 浙ICP备10054091号

    中文网址:中国景宁新闻网 地址:人民中路98号 电话:0578-5087696 mail:zgjnxww@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