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乡镇风采 | 畲乡旅游 | 民生在线 | 景宁教育 | 人文畲乡 | 畲山风论坛 | 景宁微博
专题专栏 | 问政直通车 | 部门纵横 | 企业在线 | 法制在线 | 生活资讯 | 读图时代 | 便民公告 | 畲乡交友

您当前的位置:首 页 > 人文畲乡  >  文学茶座

又见“垟”边木叶飞

http://jnnews.zjol.com.cn/ 中国景宁新闻网 2018年1月18日 09:26 

  ——再访上标望东垟有感

  丁酉年秋时,由县文联组织,与丽水各县市知名作家相聚于上标望东垟,再睹其秋容,自有另番感受上心头。

  小时候的我曾在上标逗留了一年左右光景,对它自有一段难忘的记忆。只是四十年前的它,并没有如今的上标湖。当年平坦、宽阔的田野间,有一条玉带般的河流穿梭而过。那时候听人们说起懵懂垟,朦胧中觉得那只是一片荒无人烟的沼泽地,藏在大山深处,很少有人探寻。如今却成了著名的“华东第一高山湿地”;又因平均海拔1300米,年平均气温12℃,空气富含氧离子,夏日极其凉爽,成了旅游休闲避暑胜地。名称也由原来的俗称“懵懂垟”改为望东垟。

  望东垟在《地方志》里被记载:地面江南桤木等灌木林立,黄花菜等茅草覆盖,深可蔽人,涉足其间,如入迷宫,故土名叫懵懂垟。

  到了望东垟管理卡口,得弃车前行。沿着溪涧一路向上,涧水喧哗,给清幽的深山增添了不少生趣。栈道两旁灌木众生,旁逸斜出,不时与游人逗乐。众人谈笑中,不知不觉到了懵懂垟,只见眼前是一望无际的茫茫的枯黄草海,远处闪烁着雪白的荻花,在秋阳中迷离成一片醉人的风景。登上观景台,迎着徐徐秋风,望着眼前辽阔的望东垟,不禁感叹如此神奇之地。

  前几年的望东垟是布有栈道的,游人可以沿着栈道深入湿地深处。春季可以领略万草攒动的生机。夏季可以浏览栈道两旁纵横着的潺潺水流,其中游动着个头细小的懵懂鱼,听说往年的上标人也会上去捕捉着来吃。最可人的还是那成片的黄花菜,在浓厚的碧叶间绽放出朵朵金黄的花儿,耀眼夺目,绚丽了整个懵懂垟的夏季;秋冬季,茂盛的野草枯黄成独特的风景,上演着广袤的深沉。游人流连其间,仿佛置身于大西北的广漠间,惹得流连忘返,乐不思蜀,摆着各种pose,留下了很多值得玩味的照片——栈道如今被撤除,想必是为了保护湿地的举措吧。

  在望东垟入口处,有着一片江南桤木林,这是我国特有的树种,望东垟也因此拥有了华东地区稀有的江南桤木林生物群落。说起来也蛮可惜的,闻说九十年代有关行政部门想开发此湿地,动起了种植稻谷的念头,却不知湿地并不适合水稻生长,自然是没有收获。不过却为此设想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导致其中上百亩桤木林被毁。如今只留入口处这片劫后余生的桤木林。仰望着它们高高擎起的枝叶,在秋阳里惬意地翻飞着,由衷为它们感到庆幸。

  自小也是听到了一些关于望东垟“懵懂”的故事。自古以来,人们尝试着在这片宽阔平坦的大地上种植水稻及其他一些经济作物,期望着能够有所收获,却不想,望东垟是拒绝的,它并不欢迎外来物种在其中繁衍生息,即使能够勉强存活,也是毫无收获,有着“懵懂长”之说。究其原因,还是因为湿地水寒的原因,生生击碎了人们对它寄予的厚望。更有趣的是,在上世纪大跃进其间,上标人看着这里水草丰美,便引进一批牛到此放养,不想这批牛到了这里,没几天就给折腾得全死了。想必到了这沼泽地,一走动便会深陷淤泥不能自拔,在平实陆地生存惯了的牛被整懵懂了,也被整疯了,导致心力憔悴,必死无疑。那时候的望东垟,在小孩的我们眼里,有着古老、神秘、凄凉的气息。

  在望东垟回来的路上,我禁不住向路人打听当年居住的房子和记忆中的人们,不知不觉中,又回到了魂牵梦萦的那一年。

  当时的我和母亲住在一幢叫作“大会堂”的房子二楼。隔壁住着一位名叫爱莲的坡脚女人,离异的她,有着一对非常可爱的儿女。特别是她的儿子,扑闪着大眼睛,十分招人喜爱。有次在楼梯上相遇,我想抱抱他,不想因此失足掉在一楼的地面上。吓得我母亲呼天抢地,村民们马上聚拢来,喧闹中,瘫软成一团的我恍惚间感觉到一双强有力的手臂抱着我跑向村尾的诊所,然而当时的唯一的赤脚医生却无法医治我的狂吐,建议送往景宁医治。在通往景宁的路上,生怕失去我的母亲紧紧抱着我,躺在她怀里的我,第一次清醒地感知了母亲那突突的心跳声和馨香的怀抱。于是,那场有惊无险的抢救便成了我终生难忘的记忆。

  那时一直腻在一起的伙伴叫桃梅,我们会从锁着门的窗户爬进去,偷着生火炒玉米花吃,有次慌乱中将炒熟的玉米花倒入塑料袋,却被烫漏了,洒了白花花的一地。我俩也会兴高采烈地随着她爸去河里抓鱼,在圆型的专门抓鱼的篾笼里装入香喷喷的油炒米糠,漂浮的糠粒吸引着贪嘴的小鱼儿进入篾笼,却再也出不来——长大的桃梅就嫁在本村,也曾有过探望的念头,却几寻未果。这次回来,我的努力也使不上劲,村里人说她去城里带孙子了。人生如梦,一别四十载,如今的她已是奶奶级别的人了。想必此生即使能再相遇,也应是不会再有爬窗的想法和窃喜了。望着眼前空蒙成片的秋景,却有恍如昨天的感觉,一切往事已如衍生在懵懂垟四周的云雾,迷茫,缥缈,虚无。

  从望东垟回来,于村边一杂货店休息。闲聊间说起上标,不想,一旁打扮入时的老板娘接过我们的话茬,一个劲地夸起上标来。夸自己的家乡好,可以理解,可她竟然拿了大漈作比较。这话引起了作为大漈人的我不由拿眼细瞧她,却觉眉眼似曾相识。问起,才知她就是我父母在八际垟教书时房东的女儿。她稍我年长,三十年前嫁到这里,居此这么多年,自是感情深厚。一别四十余年,今日相遇,分外高兴。她忙重新给我们斟茶,看我茶杯里泡着红茶,便赠于我她珍藏的红茶。还叫她的男人给我们留影,接着扫微信、留电话等,她的热情一如她那火红的毛衣,让我如归故里,倍感温暖。

  秋行上标望东垟,自是“垟”边木叶飞。想来年,必定新叶初绽,再迎芳华。

来源:中国景宁新闻网 作者:任惜春 编辑:夏莉

相关文章

    畲乡报社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批准文号:浙新办[2010]23号 浙ICP备10054091号

    中文网址:中国景宁新闻网 地址:人民中路98号 电话:0578-5087696 mail:zgjnxww@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