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乡镇风采 | 畲乡旅游 | 民生在线 | 景宁教育 | 人文畲乡 | 畲山风论坛 | 景宁微博
专题专栏 | 问政直通车 | 部门纵横 | 企业在线 | 法制在线 | 生活资讯 | 读图时代 | 便民公告 | 畲乡交友

您当前的位置:首 页 > 人文畲乡  >  文学茶座

大伯

http://jnnews.zjol.com.cn/ 中国景宁新闻网 2018年1月4日 09:32 

  突然想起已经过世多年的大伯,自己也一下说不上缘由。可能是近来有些想回老家,也可能这是晚秋难得将息的天气惹得情思。

  大伯非我亲大伯,只是按辈分称呼。当时整个村都是亲连亲,辈分称谓对儿时的我来说是最头痛的事,为此没少被母亲说愚钝。虽说在血缘上不是亲大伯,但大伯对我们却是很亲。

  当时老家那栋五直房共住了八家人。大伯是整栋房子最年长的。除了大伯,余下七家都是年轻的夫妻,各家有两到三个孩子。二十余个两三岁到十五六岁之间的孩子,那时的老房子热闹非凡。孩子叫声,哭声,笑声,闹声,夹杂着大人们训斥孩子声,互相寒暄声,还有夫妻争吵声,偶尔还有两邻居吵架声。那是真正的大杂院。而大伯是这个大杂院里最静的,他平时少言,但一发话,全部大人也敬着他。大伯一生未娶,认养了族兄的两个儿子。

  当时农村房子紧张,两个儿子成家后,大伯自己就一个人住在我们老房子的阁楼上。在边上搭了个小灶,一个人生活。当时农村习俗二楼基本不住人,主要用于储物,也皆客房。因大伯在楼上开灶,邻居们也有些担心用火不慎引发火灾。农村房子都是木头结构,灶台一般都在一楼靠墙临水渠边。但大伯为人谨慎,邻居虽有微词,也没反对。也确实,大伯在楼上坐了十几年,没有因他引发点什么麻烦。

  记忆中,大伯应该是当时村里的能人,长相虽有些模糊了,但肯定不错,而且不怒自威那种。而且人勤劳,能赚钱,那些年就懂得承包村里集体土地种桔子种西瓜,播种采摘季,大杂院男女小孩一起动手帮忙干活。采摘的日子,大伯会把一些卖剩的瓜果带回给孩子们吃,分配上虽有亲疏,但肯定每人都有。他一个人带大两个养子,并帮他们成家,开枝散叶。现在想起来,觉得有些疑惑,像他这样的人,怎么一身不娶?现在成了尘封的旧事,随着他的过世成了永远的秘密。

  大伯爱和孩子们相处,他爱讲故事,各种奇闻异事,民间传说,演义传奇。每天农活回家,吃过晚饭,我们总围着他排排坐,听他总讲不完的故事。也许这么多年还会想起大伯,就是因为这个,突然想念那些围着他在小涧边葡萄架下听故事的日子。听故事是童年那物质极度匮乏的年代里最美好的事情之一。当然还有盼望着过年,巴望着柜子里早就准备好的新衣,还有爸妈自己做年货糖果瓜子。相对一年一次的过年,听故事就不那么奢侈了。唯一的代价就是帮大伯捶背,挠痒。捶几下背换一个故事,大伯常说着说着背就痒了,让帮忙挠下。围着的孩子们都互相推搡,常常都是我被推出去挠痒。

  大伯可真是个故事会啊。想来儿时听了他不少故事,好多已经记不得了。有马仙传说,木郎系列,有薛仁贵传奇,还有好多民间传说。真不知大伯这么多的故事是从哪得来,在那个除了口口相传几乎没有传播媒介的年代,书本是奢侈品,而且能读懂的人太少太少。若他依然健在,那会是个怎样风骨的老人?当然被我们缠不过,大伯也说说鬼故事,我们也就被吓得乖乖地各找各家。

  大伯过世挺早,不过年过六十岁,在农村就是寿终正寝。他一生很少麻烦别人,也没拖累过养子们,倒是过世后留了一小笔财产。后来老房子里的各家也陆续搬出。热闹多年的老房子终于沉寂了。每次回家,路过破落的老房子,心里感觉有些难以言语。伤感,留恋,感慨,也许都有,也许都不是。

来源:中国景宁新闻网 作者:陈良娟 编辑:夏莉

相关文章

    畲乡报社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批准文号:浙新办[2010]23号 浙ICP备10054091号

    中文网址:中国景宁新闻网 地址:人民中路98号 电话:0578-5087696 mail:zgjnxww@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