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乡镇风采 | 畲乡旅游 | 民生在线 | 景宁教育 | 人文畲乡 | 畲山风论坛 | 景宁微博
专题专栏 | 问政直通车 | 部门纵横 | 企业在线 | 法制在线 | 生活资讯 | 读图时代 | 便民公告 | 畲乡交友

您当前的位置:首 页 > 人文畲乡 > 文学茶座

望东垟

http://jnnews.zjol.com.cn/ 中国景宁新闻网  2016年1月18日 08:49  

徐丽冰 摄 

  望东垟藏匿于洞宫山脉罗山支脉优美的群峰深处,翠峰中悠然甩出一片平地,四面环山,中间是绿草横生的湿地,远远望去像一座巨大的绿色球场嵌于青葱滴翠的崇山峻岭之间。

  空阔、坦荡、磅礴。

  正是金针花怒放时节,开阔的草地上到处是盛开的金针花,只见这里一丛,那里一丛,他们随意的在翠绿的草丛中跳跃着、追逐着、嬉戏着。湿地处处有他们的身影,不见其出发点,也不见其终止点。只是深深浅浅的黄,仿佛在跳动,在欢笑,在不停地生长。黄色的大花瓣恣意的躺着、坐着、滚着,泛着片片银光,探身近看,才知道那是每一朵花中最浅淡的部分,在和你媚眼。这一片闪光的、盛开的金针花,花朵儿一朵接着一朵次第开放,彼此呼应着,好不活泼热闹!

  每一穗花都是上面的盛开、下面的待放。上下错落有致,颜色便上艳下绿,好像那绿色沉淀下来了,沉淀在最嫩最小的花蕾里。每一朵盛开的花就像是一个小喇叭,花瓣鼓鼓的;又像一个笑容,百媚顿生万人倾。六片匀称热情奔放的花瓣围着花蕊,一阵微风吹来,细长金黄的花蕊犹如赵飞燕在轻歌曼舞。那蜜蜂也也早早立在上头拥抱、轻吻。似开未开的如婴儿小小的眼半睁半闭,似乎在入梦之前,还在恋恋不舍。未开的纯净平和,如一张睡美人的脸。

  “山青花欲燃。”玫瑰色、鲜红色、暗红色、红色的杜鹃花也踮起脚尖从灌木丛中探出来,给翠绿的山峦点燃堆堆篝火,还有那有名的、叫不上名的,大的、小的,艳的、奇的花儿也赶趟似的,你不让我,我不让你争着斗艳。群峰成了江南的印花绸缎,又像在举办一场盛大的时装秀。

  这里除了光彩,还有淡淡的芳香,香气似乎也是嫩绿色的,梦幻一般轻轻地笼罩着我。忽然记起唐朝孟郊《游子诗》写的:“萱草生堂阶,游子行天涯;慈母倚堂门,不见萱草花。”诗中的萱草就是金针花,又名谖草,另一称号忘忧(忘忧草),谖就是忘的意思。最早文字记载见之于《诗经·卫风·伯兮》:“焉得谖草,言树之背。”朱熹注曰:“谖草,令人忘忧;背,北堂也。”这里的谖草就是萱草,谖是忘却的意思。

  是呀,草薰薰、木欣欣、花艳艳的望东垟怎能忘却?

  夏季的望东垟,满山殷勤浓密苍翠的植被犹如一针针一线线的刺绣,扎透了望东垟的每一撮、每一粒泥土,直到把整望东垟织成绿色的绒毯。绿意扑面而来,淡绿而浓绿、浅绿而深绿、嫩绿而碧绿、翠绿再墨绿……沉沉的绿、重重的绿,绿得紧密绿得厚实绿得壮阔,直绿到天边,半空中、空中、天上全是那么绿,绿晶晶的,把天也染绿了。

  在遮天蔽日的林间,一脚踩去,踩在万千年累积起来的枯木枯草上,软绵绵、蓬松松的。

  轻点、轻点、轻点。

  也许你一脚踩下去,就会踩着野生蘑菇。野生菇随处可见:松菇,鸡油菇、鸡枞菇、大脚菇……有的长得秀;有的长得蠢;有的长得俊;有的长得丑。瞧,那里一个大腿菇伸着又长又大又白的腿,戴着一顶小帽子正看着你呢。不远处又有一个鸡蛋黄菇在跟你捉迷藏,这种蘑菇刚出的时候就像剥了皮的熟鸡蛋,掰开洁白的蛋清就露出了蛋黄,如果捡得迟了,蛋黄就钻出蛋清由黄变红,最终打开伞。这种菇幼儿时像鹅蛋;少年时像红色的彩灯;成年时像一把红色的雨伞。如果运气好,你还可以看见珊瑚菇。它基部粗大,圆柱状或柱状团块,由基部向上分叉,中上部呈多次分枝、成丛,顶端呈指状丛集,菌肉呈白色、淡粉色、肉桂红色、金黄色,有蚕豆香味。温湿的气候和1300多米的海拔高度为蘑菇的生产提供了得天独厚的自然生长环境,无论是名贵的松露,还是老百姓餐桌上的美味佳肴鸡油菇,牛肝菇,在那童话般的树林里,你都能寻觅到它们的身影。进山捡捡蘑菇,又给你带来了无穷乐趣。

  惟有乔木搀天长,风儿不时从茂密的林子里钻来钻去,送来阵阵凉意,还有林涛愉悦而又轻快的浅唱。望东垟的夏天,凉爽又有雅趣。

  秋季的望东垟,渐渐变化起来,淡黄,土黄,桔黄,柠檬黄,黄叶飞飞,流丹溢彩。一处络黄一溜褐黄一层澄黄,各种色彩从山脚一拱一拱闹上山顶,又从山顶一翻一翻往下滚……山脉绵亘,彩色铺到极远遥的地方,锦绣万重。壮丽、雄伟、气魄。

  霓虹似的秋阳在密林的树梢上欢乐地跳跃,把林子里墨绿的松、金色的唐棋、橘黄的杨、火红的枫,打扮得五彩缤纷。瞧!艳阳现在多么喜爱它们,好像它从来就是这么慷慨。

  至深秋,此时,树叶由黄而红,朱红,大红,深红,玫瑰红,山上的红叶正红得烂漫呢。“霜叶红于二月花。”那一丛丛的红叶,便是一团团激情、一股股力量、一个个梦想。

  “白云回望合,青霭入看无。”黎明时分,雾锁青山,翠峰若隐若现,姿态万千。长风驱走浓雾,山腰里有一丝薄雾在轻歌曼舞,像美人披着轻纱,又像玉宫上渺茫的歌声似的。

  “万壑树参天,千山响杜鹃。”是的,一阵美妙悦耳的啾啾声从天边摇曳而来,歌声断断续续,若有若无,演唱了片刻,又逐渐寂静。突然,一阵嘎嘎的男高音从远处响起,顷刻间,哇哇、咯咯、咕咕、科科科、滴溜儿,滴溜儿、叽叽喳喳、叽喳——叽喳、吱喳吱喳、害啦——害啦、嘎咕——嘎咕、布——谷!布——谷……百千种唱腔齐唱,百千种天籁声响起。如果你细心听,一定能听到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黄腹角雉的咯咯弹奏声,走入深处、深处、再深处,或许偶然会听到云豹那响彻云霄的高歌呢。望东垟的演唱会从早开到晚,夜深了又重回到幽静。

  冬天的望东垟有点寂静。望东垟最具特色的树种——江南桤木光秃秃的树干泛着灰褐色静默着。它也许忆起遭砍、起根、改种的黑色岁月。更不会忘记“退耕还林”、“美化景区”的时光。过了这么多年,江南桤木又一棵一棵在恣肆生长着。望东垟的涓涓细水与它相亲相爱。她羞涩地流着,流得宁静、流得平缓、流得淡定。就是冬天,那水也要与江南桤木长相守。不但不结冰,倒反在汩汩往上冒着热气,送去缕缕温馨。

  流水真清,水至清而有鱼。

  走到小水潭边,找一根小木棍,在潭里一滑,鱼儿从容出游,时疾时缓,时快时慢,时静时动,好像告诉你潭水暖和着呢。鱼影映在潭底石上,清晰可见。枯草也怕辜负了流水的一片情意,在水底对镜梳妆。怪不得水不忍得冻上。

  苍翠的群山把望东垟湿地围了起来,只留着一个小小出入口。这一群青山在冬天特别可爱,好像是一条毛绒绒的围巾把望东垟湿地围了个圈儿,它们安静镇定地说:“这里冬天准暖和。”真的,望东垟的冬天是暖和的。

  最妙的还是下雪天,望东垟在飘飞的雪花中徐徐更衣换妆。雪花飞舞着赶来,絮语轻轻,枯黄的芦苇在雪中傲然挺立,昂着满头的芦花,轻舞着与雪花合演着一曲美丽的天鹅湖。雪落得很轻,很匀,很自由,虚虚地积起来,“万树松萝万朵银。”树尖上举着一溜白雪,白绿就更加分明了,一树连着一树自然而然地抛出一条条层次分明的绿白飘带,飘逸洒脱、婀娜多姿。山顶全是雪,像童话里一个个白色的大蘑菇立在天边。翠峰上,有的地方雪厚点,有的地方翠色还露着;这样,一道儿银白,一道儿翠绿,给山们穿上一件带水纹的花衣;看着看着,这件花衣好像被风儿轻轻一吹,悠悠动了一动,你便窥见一点更美的山的肌肤。雪慢慢覆盖了层层叠叠的山岭,厚重或是松软,望东垟披上了珍贵的银色锦袍,瞬时成了雍容的贵妇。晴天,雪渐渐隐去了,群山或明或暗现出翠绿的肌肤,等到快日落的时候,金黄的阳光趴在山腰上,那点薄雪好像忽然害了羞,噗嗤一声,躲到树丛中去了。

  望东垟渐渐宁静下来,一点一点滋长力量,为的倾一世之力,换一世之美。

 

来源: 畲乡报  作者: 王传松  编辑: 吴晔

相关文章

畲乡报社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批准文号:浙新办[2010]23号 浙ICP备10054091号

中文网址:中国景宁新闻网 地址:人民中路98号 电话:0578-5087696 mail:zgjnxww@163.com